instagram

芭乐视频app污下载

我禁不住淡淡一笑:“我站在这里,并没有碍着你去夺取机缘,你这么咄咄逼人?”

老道冷笑:“怎么,你想先走一步?”

我把玩着手中的复苏之风:“即便是我想先上路,你送得动吗?”

“好好好!”

花轿上,嫁衣女鬼彭秀已经丢了盖头,露出一张可怖而娇美的容貌,拍手笑道:“公子,你不愧是奴家心尖尖上的人呢,你这趟为奴家找回面子,奴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,想怎么玩都随便公子你了。”

“???”

我一头黑线,得亏这话没让林夕听见,不然还有命啊?于是转身神色愤懑道: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收拾了他之后就收拾你。”

她急忙轻抚挺拔而颤摇的胸口,道:“哟,奴家还没被狗头老道打死,就差点被公子的口气给吓死了。”

我嘿嘿一笑。

就在这时,脑后猛然一道破风声袭来,老道已经动手了,他的整条左臂都覆盖着金色罡气,宛若兵刃一般,五指并拢,将整个手掌当成了锋刃,直接刺向了我的脑后,这是打算一下子把我的脑袋给穿透了不成,有点狠啊!

身形轻轻一晃,永生境御风,就这么轻飘飘的闪过了老道的一记手刀,同时身形猛然一个前冲,浑身都是磅礴圣气涌动,膝盖骤然挺起,急速攻向了老道的腹部。

“你!”

演绎清纯甜美温柔型

老道的脸上明显掠过一丝骇然,急忙单手结印,拍出一道金色阵法,“蓬”一声阵法就被膝击撞碎,而老道则捻出一张符箓,瞬间就已经身在数十米之外了,看来是某种能够瞬移的符箓,此时的他已经犹如惊弓之鸟,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强到这种地步。

“唰!”

我身形不动,只是左手横起将不息之风给扔了出去,顿时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丝线,“噗嗤”一声就穿透了老道的心口,紧接着飞旋而归,带着一道金色的华丽轨迹,此时,连我自己都心动了,这才是真正的永生境王者应有的神通啊,可惜,在这张地图外我是用不了这种手段了。

老道并未呜咽,身躯在原地晃了晃,居然化为一道道黑色乌鸦就这么散去了,恐怕是某种逃生的手段,真是一个诡诈之辈。

“小子,算你厉害,我们走着瞧。”老道的声音从远方传来。

……

我则淡淡一笑,一次打不过我,第二次难道就打得过了?

转过身,看着一群鬼物,以及此时已经坐在花轿顶部的嫁衣女鬼,我露出了一抹极其阳光的笑容:“现在,轮到你们了。”

“相公~~~”

她的声音极其软腻,笑道:“奴家都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何必这么得势不饶人呢?”

我歪头一笑:“刚才要把我的魂魄抽出来点天灯的人,好像也是你吧?”

“奴家跟你开玩笑呢!”

说话间,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紧接着一道金色丝线从侧面笔直冲向了我的后心位置,正是那嫁衣女鬼之前使用的皮鞭,居然已经炼化到这么灵巧的地步了!

不过,速度还是太慢了,在神通开的状态下,我对这一切都已经洞若观火。

“唰!”

身躯猛然一斜,就这么堪堪的避开了嫁衣女鬼的金色皮鞭,同时猛然一扬手,直接将缠绕在手腕上的皮鞭给死死抓住了,虽然有点灼痛感,但完能忍受,就这么猛然一用力:“给我滚过来!”

金色皮鞭另一端,嫁衣女鬼被拽得整个人都快要离开花轿,脸色变得更加暴戾,怒吼道:“混账东西,我好言好语的想要与你做个一夜露水夫妻,你既然给脸不要脸,那也怨不得我了!”

她猛然一沉身,将鞭子的另一端缠绕在花轿顶部的一根金属刺刃上,对着花轿轻轻一拍:“还隐藏什么,给老娘出来了,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薄情郎,我十里坡大殿的上空必然要飘着一盏崭新的魂魄天灯了!”

“蓬!”

就在她的一掌之下,花轿周围的红色丝带、花团等等尽数被震碎,整个花轿都开始变形,化为一道白骨战车,四周镶嵌着一颗颗头颅,前后两翼均有血色刺刃,泛着寒光,就这么发力冲了过来,鬼气森森,在嫁衣女鬼彭秀的一巴掌下,车头上射出三把血色尖刀,破风声凌厉!

“就这!?”

我不禁笑了,猛然右手一拽,带着整个白骨战车冲了过来,同时左手中的匕首一收,直接拍出了一道白龙壁,皎洁龙壁上泛着圣洁无比的白龙之气,顿时三道尖刀落在白龙壁上的瞬间就被蒸发了,而彭秀则左手一张,化为白骨血爪轰了过来。

“噗——”

她的攻击如泥牛入海,紧接着连人带车都被我狠狠的拽着撞击在了白龙壁上,她发出尖唳惨叫,被白龙壁上的神圣气息烧得身躯焦黑。

“快救主人!”

一群鬼物冲了过来。

我皱了皱眉:“白鸟?”

“明白。”

伴随着我的意念,“唰”的一声,身后飞剑铿然出鞘,化为一道流光不断飞梭在人群中,顿时一头头鬼物的眉心处一一出现了一道并不显眼的缺口,就这么被白星直接击杀,身躯则化为一具具莹莹白骨倒在了地上,阴气消散。

我这柄本源飞剑,以暗影灵墟内的纯正圣气孕育,杀鬼杀妖道路绝对是一把好手。

“你!你居然是一个该死的剑修!”

彭秀怒吼一声:“杀我这么多的属下,今天你必须死!”

说着,她猛然右手张开,顿时有一道荧灿灿的灯笼闪烁,很小,但十分精致,也就在这小灯出现的瞬间,我顿时有些精神恍惚,虽然这恍惚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,但当我回过神的瞬间,这名嫁衣女鬼已经放弃了皮鞭和白骨战车,就这么御风而去,转眼间消失在视野之中了。

“什么玩意?”

我皱了皱眉,依旧立于寒风之中。

“引魂灯。”

白鸟笑道:“一种以人类魂魄炼制的法器,阴气极重,也算是这头女鬼压箱底的宝物吧?只不过力量还是太弱了,对上你这种聆听过山海意境的永生境而言,简直就像是一场小把戏一般,实在是不值一提。”

我悻悻然:“不过,咱们的收获似乎颇丰啊!”

她吃吃笑道:“是你的收获颇丰,不是我们。”

“这些东西,将来换成了上品灵晶,你不吃吗?”我笑问。

她轻笑道:“吃吃吃,算你赢了。”

……

于是,我轻轻一拽,直接凌空将白骨战车拽到了眼前,然后看了看,白骨战车和金色鞭子都是有品秩的法器,甚至连价格都直接标出来了——

白骨战车:售价158灵星钱

金鞭:售价92灵星钱

……

还可以啊!

我禁不住眉开眼笑,光是这两样就有250个灵星钱了,马上走上前,看着地上的一具具莹莹白骨,都是沉淀多年的鬼物修炼之物,也有标价,最完整最好的一具白骨甚至能卖到107个灵星钱,此时地面上一共有11具白骨,估计能卖到500个左右的灵星钱。

大丰收大丰收!

我满心欢喜,这次是真的赚钱了,赚大钱了啊,这些回去大约就能换到近4个上品灵晶了,而且什么都不需要付出。

“接下来什么打算?”白鸟问。

“去一趟十里坡呗。”

我微微笑道:“这个嫁衣女鬼彭秀是十里坡的鬼王,为祸一方,也不知道杀了年轻书生呢,咱们既然来了,就顺手灭了她,也算是替天行道了。”

“哼~~~”

白鸟懒洋洋的躺在灵墟中的云海之上,道:“那些个书生哪一个不是色胆包天,连这种地方的女鬼都敢睡,要我说,死了也是活该。”

我摇摇头:“白鸟,这是两码事,那些书生就算是色迷心窍,但罪不至死,连圣人都说过,食色性也,这本来就是人性难以跨越的天堑之一,但彭秀她一个女鬼有什么资格决定别人的生死,害人就是害人,即便是有万般的理由,一样是害人,该杀。”

白鸟点点头:“你这么说的话,其实也对,嗯,我支持你,该杀!而且杀了之后,你还能得到不少好处,这彭秀好歹也是哭夫崖四大鬼王之一,应该还是有不少收藏的,你最在意的是这个,是吗?”

我尴尬一笑:“倒也不是,其实我是想在彭秀死之前问问龙骑士的事情,毕竟她是一方鬼王,坐镇这里,消息肯定比我要灵通多了。”

“嗯,也是~~~”

白鸟眨了眨眼睛:“但是,彭秀逃回巢穴,必然会防着你的追杀,所以能小心还是要略微小心一些,万一在阴沟里翻船可就不太好看了。”

“放心吧。”

我向前一步,就已经踏入了白衣状态,从夜空中消失了,充分发挥职业特长,这片古战场是一片鬼蜮横行的罪恶之地,人人尊奉丛林法则,但要说真的打架的话,我这个拥有永生境王者境界的刺客兼半个剑修,怕过谁来着?

……

就在我消失在风中的时候,身后的丛林深处,隐隐然有一个心湖涟漪荡漾而起,透着惊愕与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