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stagram

成l人视频软免费看

慕容复心头微微叹了口气,他已经极尽小心,而且世间的大多数毒药都奈何不得,但偏偏还有两种不是毒药的毒药,可以暗算他,其一便是能够让人浴火升腾的媚药,其二则是江湖上流传盛广的蒙汗药。

这‘千年醉’虽然没有听闻过,但不用想也知道,定是蒙汗药的一种,只是令慕容复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这一路上他都从未闻过酒味,‘千年醉’从何而来?

“哼,”慕容复暂且压下心头的疑惑,目光一转,看向丁不三,“你们为何要算计本座?”

丁不三尚未开口,丁不四神情陡然变得狰狞起来,“四爷纵横江湖数十年,还从未在任何人手下憋过气,只有你,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将四爷放在眼里,不杀了你,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。”

“你妄想用生死符控制我等,却是痴心妄想,你也不到江湖上打听打听,我六合丁氏,可曾有过屈服于人的时候?”丁不三冷哼一声说道。

贝海石站在不远处,一言不发,目光时而在慕容复身上流转,时而又落在丁不三和丁不四身上,脸上若有所思。

“你这个大色狼,还想……”丁珰本欲开口数落他几句,但忽的瞥见旁边的石破天,又急忙止住了嘴巴,改口道,“反正今日不杀你,难消姑奶奶心头之气。”

此刻的丁珰,目中凶相毕露,满是怨毒之色,哪有先前的半点妩媚可爱。

“那你呢?”慕容复目光一转,落在石破天身上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石破天眼中闪过一抹愧色,口中支支吾吾,忽的想到了什么,上前说道,“我只是不想三爷爷、四爷爷和丁珰受那生死符的折磨,只要你能解开他们身上的生死符,大家和和气气的,不是很好么?”

此言一出,慕容复尚未说什么,丁不三、丁不四乃至丁珰,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“大粽子,你不知人心险恶,就不要多嘴了。”丁不四骂了一句。

短发文艺妹子天台上的凝望

贝海石目光微闪,总觉得这三人对付慕容复的目的,并非这般简单。

“哈哈哈,”慕容复扬声大笑,半晌之后,才阴狠的看了众人一眼,“你们胆敢设计本座,一定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说完就地盘膝而坐,周身一阵劲气翻滚,陡然生出一个金色气罩将他完罩住,这气罩虽不是小迦叶气罩,不过也是浑厚得紧,约莫三四尺来厚,几乎看不清慕容复的身形。

“不好!”丁不三与丁不四面色齐齐一变,便是贝海石也皱起了眉头。

“怎么了?”丁珰心头一惊,问道。

“他故意拖延时间,就是为了提起丹田内力,逼出‘千年醉’。”丁不三口中飞快的解释一句,长身而出,一团凌厉之极的劲气在掌心凝聚而出,一掌朝金色气罩打去。

丁不四紧随其后,甚至速度更快一筹。

二人先前一直在与慕容复说话,其实也是为了拖延时间,盖因这慕容复的武功,着实超出了二人能够理解的范畴,哪怕是中了他们引以为豪的‘千年醉’,也很可能来个临死反扑。

以慕容复的武功,随便拉上一两个人垫背都是可能的,这才不敢冒然出手,想拖延时间,等待药效慢慢发作,孰料对方不但没有晕倒,反而提起了内力逼毒,

要知道,这千年醉最大的功效,就是能够让人的内力变得软绵绵的,提不起丝毫来,是以兄弟二人才会如此失态,毕竟他们是见识过慕容复的厉害的。

贝海石略一踌躇之后,双手一阵变幻,顷刻间,人已至气罩之前,连拍数掌,既然已经得罪死了,便再也没有退路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石破天本来破不愿意出手,但在丁铛瞪了两眼之后,终于是提起掌力,攻击金色气罩。

“砰砰砰”一阵大响,在四大高手的围攻下,金色气罩距离颤抖起来,这毕竟并非小迦叶气罩,慕容复也并未力驱使,他现在大部分心神都放在了逼毒上,而小部分精力才留在气罩上。

这千年醉也着实厉害,此刻的他确实有大半真元驱使不动,软绵绵的盘在丹田中,好似喝醉了一般,能够动用的,赫然只有阴阳二气,而且脑中是不是的传来一阵眩晕,他必须极力运转在斗转星移中学来的无名功法,才能勉强保持清醒。

“你们也来帮忙,快点!”盏茶功夫过去,慕容复的金色气罩虽然变薄了许多,但仍没有破碎的迹象,贝海石急了,急忙招呼先前那八个一流高手参与围攻。

登时间,石屋中爆鸣声不断,四个超一流高手,连带八个一流高手,力攻击中间的金色气罩。

一刻钟过去,终于,“咔嚓”一声,如同天籁般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。

“他就要不行了,诸位千万不要有所保留,快快力出手。”丁不三面色一喜,哈哈笑道,手中劲力是愈发浑厚凌厉。

不多时,“砰”的一声大响,金色气罩终于碎裂,瞬时间,劲气乱窜,“呼呼”声大作,众人慌忙不迭的躲避开去。

待劲气散去,却见中间的慕容复双目紧闭,脸上带着些许陶醉的笑容。

丁不三面色微微一喜,但还是试探着说道,“慕容复,你若束手就擒,并解开我等身上的生死符,我们还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过得半晌,慕容复脸上仍是一副醉意,明显人事不省了。

“哈哈哈,这‘千年醉’果然厉害。”丁不四一阵大笑,随即又朝丁不三抱怨道,“三哥,你还是太小心啦,咱们若是先前就动用千年醉,哪用受这龟孙子的气这么久。”

饶是老奸巨猾的丁不三,脸上也露出了一阵轻松的笑容,听得此言,却是白了丁不四一眼,“你懂什么,这千年醉传到咱们兄弟手上这么多年,却未曾用过,谁知道还有多少效用,此人武功远超你我,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。”

“哼,”丁不四脸上颇有不服,不过他向来说不过丁不三,转而将气撒在慕容复身上,“噼里啪啦”一阵拳影闪过,慕容复身子飞出,摔到角落中,软绵绵的,脸上仍是带着丝丝醉意,如同一个烂醉不醒之人。

丁珰玉足轻点,跃至慕容复身前,对着他的脑袋便是一顿拳打脚踢,同时口中骂道,“我让你占我便宜,我让你轻薄我,我让你威胁我……”

丁不三与丁不四皆是愕然,而石破天却是大吃一惊,不由出声道,“丁珰,他……他占你什么便宜了?”

丁珰闻言,身子陡然一僵,随即胸中怒气更甚,手中匕首寒光一闪,便朝慕容复咽喉处割去。

“丁珰不可!”丁不三与丁不四同时面色大变,急忙闪身而出,一人将慕容复拉开,一人则是抓住丁珰手腕,堪堪将慕容复救了下来。

丁珰疑惑的看了二人一眼,丁不三目光微微一闪,说道,“丁珰啊,咱们在他手中受了这么多气,这般杀了他不是便宜他了么,至少也该折磨够了,再杀不迟。”

“是啊是啊宝贝孙女,”丁不四急忙附和道,“你瞧他当初欺负四爷爷那副嚣张模样,我现在想起来都还气不打一处来,岂能让他这般轻易死去。”

丁珰愣了一会儿,忽的心中一动,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“对对对,我怎么忘了这茬,那便听爷爷和四爷爷的,暂且不取他小命。”

石破天看了看爷孙三人,又看看慕容复,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浓浓的愧疚,想道,“娘说,这辈子做什么都可以,但是不能做亏心事,我现在是不是做了一件大大的亏心事,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过?”

念头一转,“可我又不能让三爷爷、四爷爷,丁珰他们难过,我该怎么办?如果是白爷爷和大好人在这里,他们又会怎么做?”

“咦,”忽然间,丁不三轻咦一声,紧接着便是一声厉喝,“贝海石,你要做什么?”

众人目光一转,朝贝海石看去,却见他已经退至石门处,而他的手下,一个都不见了。

丁不三几人因为拿下了慕容复,心头一阵激荡之下,竟是没有注意到贝海石的动作。

贝海石嘴角一扯,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,随即身子连退数步,“咔咔咔”一阵,石门机括声响起,“砰”一响,合上了。

抢身而出的丁不三和丁不四也才堪堪到得门前。

二人毫不犹豫的数掌击出,但除了一阵尘土落下之外,石门纹丝不动。

“不好,咱们上这老鬼的当了!”丁不三猛地一拍脑门,恨恨说道。

“爷爷,怎么了?”丁珰有些不解。

“你们没瞧见么,他这石门机关并非先前告诉我们的那个,而且门也换了。”

丁不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,但见几人都是疑惑不解的模样,又苦笑道,“难怪他会主动将自己的居室让与我们演这一出戏,这种机关,一般都是用来闭关修炼高深内功的时候,才会采用,”

“一道门只能从里面开,却是防备被外人打扰,一道门只能从外面开,却是防止自己功夫未成便跑了出去,不过这种机关已经许多年未曾见过了,在这样的石门中闭关,很容易遭人暗算。”